主办:云南省人民政府"七彩云南保护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云南省环境保护厅
你当前的位置:首页>>环境信息化>>信息化动态

《中国土壤修复从业企业完全手册》:土壤修复产业宏观分析

撰写时间: 2017年11月15日 09:59:00       文章来源: 中国环境网         点击量

土壤修复市场的热度已经远超我们的想像,这不只表现在业务前景上,更表现在市场布局的争夺上。通过对115家最具影响力企业的深度分析,本文积累了中国修复企业的一手数据库,基于这遴选出的修复行业115指数样本,我们对整个修复产业从业企业从六大维度做了一个宏观分析,从而一窥我国修复产业整体发展。

六大维度

业务链分布

企业体量/资本属性

进入修复市场时间

地域分布

整体研发水平

盈利水平及整体市场空间

土壤修复115指数宏观分析

土壤修复市场的热度已经超出了我们想像,它的热度不只表现在业务前景上,更表现在市场布局的争夺上。宇墨咨询通过对这115家最具影响力企业的深度分析,从而积累了中国修复企业的一手数据库,基于这遴选出的修复行业115指数样本,我们对整个产业从业务链分布、到参与企业体量或资本属性、到企业进入修复市场时间,空间分布、企业整体研发水平以及企业盈利水平及整体市场空间六大维度,对我国修复产业从业企业做了一个宏观分析,从而一窥我国修复产业整体发展。

1)从业务链分布来看

纳入本次统计范围的有环境咨询10家,修复工程61家,修复设备11家,修复药剂5家,环境检测12家,下一个风口2家,概念股14家。其中早期进入修复市场但铩羽而归的市场早鸟们(即没吃到虫儿的早鸟们,共7家)及概念股们,包括从事相关领域、或未从事以及可能从事的概念股企业,不纳入统计范围。可见修复工程作为整个产业链最大一块蛋糕,自然也对应了最多的参与者,占比达到总统计数的60.4%,是本报告中统计环境咨询企业的6倍,(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欧盟联合研究中心2013年研究显示,修复工程费用是场调费用的5.33倍,颇为吻合)。此处值得一提的是,环境咨询和环境检测两单板块涉及到的大量体制内企业,本报告中均已清单给出,未做详细分析,从而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其在数量上的体现。而修复设备和修复药剂分别仅占4.95%及10.89%,则较为直观地反映了这两大细分领域不受国内企业青睐的尴尬地位,但同时也反映了其未来巨大的发展空间。

而下一个风口本报告重点分析了农田修复和地下水修复两大细分风口市场,各选取一家企业作为典型代表,其稀有的数量也反映了目前市场还不成熟,竞争者稀少的现状,而概念股们未来自然将还是主要扑向修复工程市场,而这些潜力概念股往往都是神一般的存在,甚至有业内人士直言,在拥有大资本和大项目源的潜力股们还没有参与市场竞争的时候,还说不好谁是行业巨头,可见未来修复工程竞争将进一步加剧。

2)从参与企业体量或资本属性来看(仅用于本文讨论,不作为科学划分依据)

入选本报告的115家企业中,去除掉14支概念股公司,余下101家企业中,央企国企12家,上市公司16家,拟上市公司3家,新三板企业20家,外企5家,改制企业3家,中小企业27家,合资公司5家。

由于整个修复产业链目前重头戏集中在修复工程部分,环境咨询和环境第三方检测也基本属于事业单位和改制企业市场,本处对企业的属性分析仅针对修复工程企业。考虑到部分修复工程公司兼具上市公司与央企国企双重身份,而央企国企在土壤修复市场又具备独特的项目渠道优势,本处如将这类具备双重身份的企业统一归并为国企,将上市公司和拟上市环保公司统一归并为环保大亨,其他新三板及中小民营企业统一归并为中小企业。

市场早鸟方面,中小企业参与数量最多,这主要是由于中小企业基数大且相对更加灵活,而央企国企则凭借着先天的近水楼台优势也发力不凡。环保大亨则由于在上述两方面均不占明显优势,表现相对落后。

在新开拓市场层面,大多是资金密集型或行政资源型的央企国企,他们凭借其项目渠道优势和融资优势,大举进驻修复圈,主要包括建筑、水利、水泥、石油、钢铁、房地产等领域的跨界者。而中小企业则由于基数庞大,船小好调头也纷纷入场,环保大亨们则相对谨慎。

如果把这56家修复工程企业的简单粗暴地划分为三个梯队,那么国家队早鸟、市场大亨早鸟及中小企业的部分早鸟可以作为第一梯队,如建工、高能、大地益源、中科鼎实等,他们无论是从当前规模还是未来发展前景均属龙头,未来可能还将进一步与其他企业拉开差距;把国家队新秀、市场大亨新秀及部分中小企业早鸟作为第二梯队,如宝武钢铁、理工环科、上田环境、新九方等,他们则具有最大的不确定性和最大的增长空间;剩余企业划分到第三梯队,如此这般,三个梯队数量倒也差异不大,但如果考虑大量未纳入本报告统计范围的中小企业也归并到第三梯队,则第三梯队数量最大。

本处如果进一步考虑没吃到虫儿的早鸟们(2家国企+2家上市公司+2家中小企业+1家外企)以及概念股们,其呈现出来的趋势基本同上,但也可以有一些新的发现。例如6家伪概念股公司中,他们均曾经生声称要拓展修复业务,但截至到目前仍未看见任何实质性动作和进展的,这进一步反应了环保大亨在这方面的谨慎。而在6家潜力股分析中,央企国企和环保大亨各占半壁江山,凭借已有资源,他们必然在未来市场产生不俗的影响力。而针对还希望进入修复市场的中小企业,除非在技术创新及修复的上下游领域取得突破,否则将变得异常困难。

如果再加上大量场调及检测环节的体制内企业,同时考虑国家队们的体量和优势,似乎就能更加残酷意识到这个市场究竟是谁的主战场。

3)从企业进入修复市场时间来看

对本文101家企业(不含14家概念股企业)的进入市场时间进行统计可以进一步发现,2012年是一个入场企业高峰,这主要得益于2011年《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得到国务院批复,尤其是以绿色湘军企业为代表,而新进入市场的则主要分布在2014,2015及2016这三年,随着2014年首次土壤污染调查结果的公布以及土十条的呼声越来越高至16年的出台,大量企业开始进入这个市场拓展业务。

4)从地域分布来看

全国主要修复企业仍集中分布在北京(26),江苏(19),上海(17),浙江(11)以及湖南(10)四个市场,这四个市场的企业占到全国所有修复企业的大半江山(65%)以上。北京和江苏作为环保企业重镇,自然不需过多解释,上海及浙江则得益于本土经济发展较快、工业搬迁场地较多,从而孕育了巨大的土壤修复市场容量,湖南则是在重金属治理的风口成长起来了一大批绿色湘军,为此轮修复大业做了充分的准备。而新疆、西藏、宁夏、甘肃、青海以及东三省、河南、海南等地由于本土修复市场容量有限,且当地经济水平、环境污染水平以及环保企业发展受限等原因尚未出现本土强力竞争对手,本土市场依靠相关体制内单位以及外省修复龙头企业来完成。例如如高能环境、永清环保等中标甘肃、新疆等修复项目,上海立昌环境中标青海等项目。

此外,整体来看,修复企业密集分布与南方,北方明显较少,这主要与与土壤污染聚集区域有一定关系,总体来说南方土壤污染重于北方,长三角、珠三角、东北老工业基地等部分区域土壤污染问题较为突出,西南、中南地区土壤重金属超标范围较大。

全国各省修复企业数量分布图

5)从企业整体研发来看

虽然土壤修复在欧美是一个成熟市场,修复工程更多依赖于对成熟技术的掌握程度以及经验的积累,但对技术的研发仍然是衡量一个企业,乃至一个产业发展的重要指标,而反映研发较为简单粗暴的一个标准即是专利的申请。

首先整体来看,我国主要修复企业的修复专利基本从2011年起步,随着12年重金属治理的风口起来,随后逐渐稳步上升,从2009年的3项申请专利到2011年的9项,12年的40项,直到2016年的291项,可以说国内企业对修复技术专利的申请明显提高,反映了企业已经从前期不规范的市场逐渐过渡到了在市场日趋竞争激烈的环境注重提高技术壁垒的现状。而这个专利的变化情况与前述的企业进入市场的时间以及市场拓展时间表也可以基本吻合。

然而,如果进一步深入研究这115家企业的专利数量分布,又可看到我国企业修复专利分布数量极不均匀,以盖亚环境、建工修复、上田环境及高能环境等企业为首的企业(而这四家也一定程度上分别代表了中小企业、央企国企及上市公司里面发展态势最好的企业),其修复专利申请量占到了总量(863)的36.6%,累积超过20项修复专利的仅10家企业,51家企业修复专利更是为零,占总统计企业的44.35%,由此可见我国修复企业专利申请分布严重不均,企业之间研发实力差距巨大,绝大多数企业技术研发薄弱。

6)修复企业盈利水平及市场空间

最后,针对修复领域的重头戏环节(场调环节及修复工程环节)的行业空间及盈利水平,我们分别从中遴选了几家典型修复企业,对其营收及毛利作了初步分析,从而一窥行业发展。

从我们遴选的几家具有代表性的修复企业历年修复营收角度来看,各大企业基本呈现稳步上升阶段,2011-2015这五年期间(即十一五期间),从各大企业修复营收来看,行业发展较慢,处于探索阶段,在这一阶段表现不俗的主要是几大修复巨头,包括建工高能等以全国修复市场大力布局的龙头企业,也包括凭借重金属治理风口异军突起的湘军企业,以永清环保及航天凯天为典型代表,此阶段多数中小企业因为外在市场不振及内部技术实力不济等原因而表现平平,但到了2016年,尽管也有部分企业因为具体原因不升反降,如永清,上田,卓锦等(参见报告具体分析),但主线条上,各大公司修复营收呈明显增长,据估计,2016年修复市场整体规模达到100亿。土十条及各大配套政策的出台及落地还将进一步刺激市场打开,据宇墨咨询调研显示,相当一部分修复企业在2017年中即已经完成去年全年营收额,2017年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200亿。

尽管整体行情不断向好,蛋糕不断做大,但却并不一定意味着企业吃到嘴的蛋糕变多,这一点可以从企业历年毛利率水平分析得出结论。由图可见,修复领域的环境咨询业务毛利率呈现出了三个特点:其一是不同企业毛利率水平相差较大,从上田环境2015年最高的90%毛利率到上海环钻的21.72%跨度巨大,这主要是由于不同企业技术手段不同,技术水平差异以及所处区域要求不一等综合影响;其二是从2012-2016,环境咨询业务毛利率整体稳中有升,但随着参与者明显增加以及市场的规范化,尤其是随着《环境影响评价技术导则-土壤环境》的出台(目前处于征求意见中),未来毛利率预计将变为稳中下降;其三是整体盈利水平明显高于修复工程,相比修复工程领域整体在28%左右的毛利率水平,环境咨询业务作为典型的“轻资产”业务类型,毛利率明显较高,这可以在众多同时从事修复工程和环境咨询的企业里找到证据,例如上田环境,又或者业界龙头建工修复,2016年度公司环境咨询(技术服务)毛利率一个项目就高达87.53%,但当期修复工程毛利率则仅为18.9%。

相对而言,修复工程整体营收几个特点如下:其一,不同企业修复工程毛利率水平存在差异,但整体差异较小,整体集中分布范围在20%-30%之间;其二,是修复工程毛利水平整体呈现稳中下降趋势,这主要是由与竞争者加剧以及管理的趋严,例如由于异味控制增加大棚等;其三则是相比咨询业务,工程的毛利水平偏低。